《猛龍傳》-香港傷健共融網絡總幹事

2022-02-12

序三


生命劇本可以重寫


我的人生劇本開首幾頁是這樣的:家住木屋區貧民窟,父母學識不高。6歲時,我的右眼突然失明,繼而入讀了心光盲人學校。13歲時,一位同學意外的碰撞,令我左眼的視網膜脫落。從此,我跌進了永遠的黑暗。


這個劇本發展下去,大家能想出什麼情節呢?這似乎是一個永無止境的悲傷故事吧?


既然客觀環境已經如此存在,事件已經如此發生,條件角色亦早已設定,唯一能夠擺脫命運操弄的,就只有自己的心態取向吧?好,我就朝這方向努力試試看!

 

我相信只要有渴求上進的心,就總能夠找到出口吧。在學業上、運動上我都作出不同的嘗試,結果赫然發現了自己天賦的所在。經過多番努力,我的短跑和跳遠也取得相當不俗的成績,並代表香港在遠南運動會上作賽,更成為首位贏取立定跳遠銀牌的全失明運動員。學業方面,我於心光盲人學校考獲全級首位後獲成功推薦到聖保羅書院就讀。從此,我的社交圈子、到處見識的機會,以至後來進入社會的種種際遇等等,再也不一樣了。原來,我持續的努力是會被人生路上的貴人所看見。他們提點我、扶持我、啟發我,使我每一天都在進步,每一日都過得很充實和有意義。誰說人生的劇本不可以重寫呢?誰說有了不幸的遭遇,人生就只可以一直糟糕下去?

 

少年時活在貧民窟的經歷,讓我深切體會到草根市民的苦況和真正需要。此外,在運動方面的成就,亦讓我見證了運動康復對殘疾人士的重要性。2010年,我創立了「猛龍長跑隊」──一隊由盲人、聾人,以及健全人士所組成的長跑隊伍,宗旨是透過運動訓練讓成員強身健體,提升自信心和擴闊社交圈子。創立「猛龍長跑隊」時,我已年近50,狀態早已不如少年時,但我仍然希望以身作則,鼓勵其他正在面對逆境的人努力向上。故此,我抵著身心的疲勞,親身與猛龍隊友一起完成10多個本地及海外的全馬拉松,又分別在2013年及2017年完成了香港及比利時100公里樂施毅行者,希望帶領大家向社會證明殘障人士的毅力和能力。

 

今時今日的猛龍隊員,位位精神飽滿、毅力非凡,又有誰想像得到他們剛剛加入隊伍時,人生到底遭遇了什麼的不幸?四年前,在一次馬拉松比賽中,一位視聽障隊員在比賽前竟說要退賽。細問其原因才知道他的太太因接受不了他持續惡化的殘障而提出離婚,教他痛不欲生。面對不能改變的事實,除了給予安慰,我認為更重要的是,盡快讓他站起來,找到人生新的目標。於是,我游說他繼續參加賽事,還承諾會一路陪著他跑 ,不論在跑道上、生活上,我都不會讓他感到孤單。最後,他走過終點線的那一刻,都教我們十分激動。我知道他已經重新找到了生命的價值,明白傷痛過後仍然會有黎明,一切盡在不言中。

 

所謂「路雖遠,行則至;事雖難,做則成」,我們生來就有著各自的劇本,我們可以選擇接受命運的安排,消極而行,也可以選擇拼博奮鬥,為理想排除萬難,逆境前行。我的人生劇本還沒寫完,我正期待著下一個章節的挑戰!希望各位讀者也能在此書所記述的各位生命鬥士的劇本中,感受到他們的笑與淚,體會到他們如何從生命低谷,一步一步登上豐盛的高峰,並與他們互相激勵,活出一個令您滿意、無悔的人生!



香港傷健共融網絡 總幹事
莫儉榮 MH(註冊社工)

更多最新消息

2021-05-14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