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龍傳》-猛龍領跑員嚴惠茵

2022-02-16

猛龍領跑員嚴惠茵

領跑員嚴惠茵:不是我幫人,而是盲人和聾人幫我


從前的嚴惠茵,受家人的照顧「出街唔洗搵路、食飯唔洗畀錢」。成為領跑員後,她在幫助視障人士的同時也受惠於他們,不斷成長。這一群看不見、聽不到的朋友讓她跳出原本的生活,使她的世界變得廣闊起來。


領跑以外 豐富人生路

領跑員就是視障跑手的第二雙眼。四周的環境是怎樣的? WhatsApp傳來的PDF檔是什麼?短片的背景音樂和對白以外,場景是怎樣的?我都會一一為他們描述。在練跑的晚上,我是Kim(莫儉榮)的眼睛,輔助他去觀察隊員的參與,希望新加入我們的隊員和領跑員能好好地適應。


有一段時間,香港傷健共融網絡的人手不足,於是我決定工餘後也輔助Kim處理會務,陪他出席不同的工作會議。例如與項目資助機構開會、出席升旗禮,去從未曾到過的馬會會所和家訪探望失明的會員,了解他們的需要… 在幫忙的過程中,我發現原來並非只有我單方面付出,殘障朋友也一直在幫助我,給我增廣見聞和學習的機會。


猛龍隊給了我獨一無二的人生體驗,豐富了我的生命。我第一次跑半馬、第一次夜跑、第一次戴頭燈行山、第一次露營、第一次捐血… 一次又一次,猛龍的視障和聾人隊員都給我打下強心針。全靠他們給我的支持,我才能逐一完成任務。以前的我最多跑十公里,但為了與猛龍隊員準備全馬賽事,我不斷練習,到最後居然破了個人紀錄!


沒有隔閡的友誼

在猛龍隊,我最重要的收穫就是友情。不論是新成員,還是舊隊員,大家無分彼此、無分傷健,都視猛龍為一個大家庭。有一次遠足訓練,在大家登上山頂疲累不堪之際,視障隊員家寶突然在背包裡拿出糯米卷、冰菠蘿和布冧,給我們一人一份,真的窩心極了!


在新加坡,我與視障隊友鄧炳業拍檔跑全馬,那時天氣酷熱,我跑得大腿發軟,很想馬上放棄,但隊員不但沒有棄我而去,反而鼓勵我撐下去。聾人隊員每次經過水站更會主動為我遞上水,用手語叫我加油。沒想過,我的朋友幾乎都是在猛龍隊裡認識的。這種最真摯的友誼,就是一直凝聚著猛龍的力量。


與視障朋友一起,我們彼此之間從來都是平等相處。知道近來有一間新開張的足球主題餐廳,我便邀約視障朋友一起去慶祝生日,體驗一下餐廳的食物和環境。「餐廳內外的墻壁上,貼滿了足球名將的圖片,還掛上了球衣和簽名。」、「地上鋪了仿草地的綠色地毯。」、「放蒜蓉包的餐碟是綠色的,上面刻有白色地線,就如一個迷你足球場」…就這樣,我一邊口述、一邊鼓勵他們觸摸物件。大家共同發現、一起經歷,分享每個瞬間,就是這些友誼給我的最大禮物。


與一班視障聽障朋友相處久了,我也學會更加貼心和為別人設想。例如約失明人士出外活動,集合地方最好選擇交通最方便他們的,聚會的地方也不能太嘈雜。而當我約聾人朋友外出,他們就成為了我的「盲公竹」。因為他們看地圖的本領特別高,也特別細心。而且,只要他們在場,我大可把相機收起,因為他們的攝影技術都很精湛,一下子就把我比下去了!


領跑的另一重意義

五年前,我介紹了當時15歲的兒子諾言加入猛龍隊擔任領跑員。他自小喜歡跑步,卻都是為競賽而跑。領跑的經驗令他更懂得瞭解別人的需要和體諒別人的處境。他好像變得比以前更孝順、更細心,在街上又會主動協助有需要的傷殘人士。


為了跟聾人隊員更容易溝通,諾言還參加了機構舉辦的初級手語班。而我則在手語班擔當助理。看見兒子跟一般年青人一樣喜歡玩遊戲機,而我這個媽媽卻因為不懂,沒法與他溝通。唯獨是猛龍為我倆創造了共同話題,兒子有時更用手語跟我簡單溝通,就像彼此之間多了一種共同語言。


諾言跟我說:「領跑和自己一個跑的感覺是不同的。領跑會開心很多,好像幫人完成一件事,非常滿足。」 他甚至與視障隊友成為朋友,一起去溜冰、購物、旅行,融入彼此的生活。在猛龍精神的感染下,我和兒子的生命都有了正向的轉變,也為跑步賦予了多一重的意義。 

更多最新消息

2022-11-27
2021-05-14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