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龍傳》-猛龍長跑隊教練姚潔貞陳家豪

2022-02-14

01猛龍長跑隊教練姚潔貞陳家豪

長跑教練夫妻檔:猛龍有能力、欠的是機會


姚潔貞和陳家豪這對「長跑夫妻檔」當上猛龍長跑隊的教練差不多有四年時間。一位是現役港隊代表,為參加東京奧運而刻苦訓練、一位是不斷追求PB(個人最佳成績),同時為自己的跑會、不同企業和機構教授跑步的專業教練——究竟是什麼吸引了兩位忙碌的專業跑手接下這個非一般的任務? 


不一樣的教學經驗

2017年,我和丈夫家豪到澳洲黃金海岸參加馬拉松比賽,剛好與猛龍長跑隊的成員下塌於同一間酒店,大家便因此相識。回港後,Kim 邀請我和家豪擔任猛龍隊的教練。我一向都希望能做一些關懷社會的事,便一口答應了。家豪也說:「自己有能力幫助別人,何樂而不為?」但最大的難題是,多年來猛龍隊幾十人的恆常集訓都是定於逢星期三晚上,正好與我自己的訓練時段碰個正著,好在Kim和隊員們都非常體諒,同意將訓練改到星期四晚上。


我們沒有訓練視障和聽障朋友跑步的經驗,所以最初只是抱著「試試吧!」的心態。簡單如拉筋,聾人隊員可看到動作示範,但要解說當中的原理和注意事項就難了,必須靠隊裡懂手語的義工幫忙當翻譯。為了讓聾人隊員知悉當晚的訓練安排,我們亦會寫「大字報」。而視障隊員則靠聽來吸收,所以我們講解時說話要盡量清晰。做體能訓練時,除了講解,我們還要貼身協助,才能確保他們掌握正確的姿勢。所以平常跑班的熱身伸展運動,在猛龍隊裡要用上多一倍的時間。


隊員的跑步經驗和能力也參差不齊,有矯健的、也有走路就會膝蓋痛的。其中有一位聽障男生跑得不錯,我便鼓勵他參加我所在的跑會,希望他接受更有系統的訓練,挑戰自己。在猛龍隊裡,單是分組指導還不夠,每星期上課之前,我都要花一點心思去設計課堂內容,想想怎麼照顧到所有人的需要。


運動對我們來說是隨時可以做的事情,但對視障人士來說,卻是一場奢侈的夢。家豪有體驗過幪眼跑,明白失明人士活在黑暗世界的局限和感受。他們看不見卻依然能夠跑步,實在「比好多人都要叻」。而猛龍隊為視障人士提供了跑步的機會,我們覺得很有意義,便一直支持到現在。


領跑是堂人生課

我先後安排過五位徒弟來當猛龍隊的助教,當中有些是中學生。我讓他們教導視聽障人士跑步,一來讓他們有機會參與社會服務,二來希望他們能建立同理心。訓練他們後,一但我要準備賽事,也有熟悉的人能替代我教練的崗位。


家豪亦曾經安排幾位男童院的跑步學員來到猛龍隊當領跑員。雖然他們未必跑得很快,但透過領跑,他們不但能認識自我,更能在過程中發現原來自己是有能力帶領別人的。長跑訓練講求耐力和堅持,這正是學員在接受感化令期間最需要的。男童院和猛龍隊之間更有合作機制,領跑表現良好的男童院學員,會獲得資助,讓他們跟隨猛龍隊到外地參加長跑比賽,擴寬視野。


自我療愈、自我成長

其實,跑步是一種很好的療愈。每當感到心煩,出門跑跑,放空頭腦,與跑友聊聊天…有時候,煩惱就這樣想通了。


在猛龍隊員身上,我也見證了自我療癒的力量。例如視聽障跑手蔡浩良和視障跑手鄧炳業,他們努力地達成一個又一個目標,不斷超越自己。視聽障跑手浩良在跑步時遇到的困難遠比其他人多,但他的身型非常矯健,意志上甚至比健全的人更有毅力。而視障跑手炳業個性親和又樂觀,雖然身體比較弱,但他對訓練的態度卻非常認真。在體能訓練的平板支撐練習中,他因為肌肉不夠力而全身顫動,卻依然堅持到底,絕不輕言放棄。


猛龍隊的視障、聽障成員除了身體有部分缺陷,歸根究底,其實跟你我沒有分別。即使面對的困難比一般人多,他們卻依然咬緊牙關,跑出自己的路。一直以來,他們只是欠缺了機會發揮自己的才能。現在我和家豪有能力、有機會引領視障人士走出來,享受跑步的樂趣、感受賽道上的氣氛,這對我們而言,是一份無可比擬的成就和滿足感。


更多最新消息

2021-05-14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