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龍傳》-猛龍越野隊教練劉何志愛

2022-02-18

猛龍越野隊教練劉何志愛

劉何志愛 : 我不是教練,我是同行者


劉何志愛(Easter)兩年前成為猛龍越野隊的教練,訓練一群視聽障隊員遠足和越野跑。一開始的她,把教練當成工作,後來卻漸漸發覺自己與隊員的關係,遠不止於教與學的層面,而是無分彼此、互相砥礪的好友。


非苦、猛龍一家親

我和丈夫都非常熱愛遠足,於是在十多年前與友人成立了「非苦隊」,宗旨是隨心隨緣地行山。我們每年都參加樂施會的毅行者,一起享受親近大自然的樂趣。在2012年一次聚會中,我們和「非苦隊」的陳隊長討論準備參加樂施毅行者的賽事,身旁的Kim聽到也躍躍欲試,陳隊長便爽快地回應Kim:「只要你願意行,我就同你訓練!」


於是,陳隊長和我們成立了由八個人組成的「非苦猛龍隊」,成員包括視聽障人士。經過他幾個月的地獄式訓練後,我們這兩支隊伍「非苦—猛龍隊」破紀錄地以32小時19分走完麥理浩徑100公里 ,令不少人刮目相看!自此,猛龍隊一直希望打破這個毅行者的比賽紀錄,而「非苦隊」亦成為了他們訓練和比賽時的後盾。


2019年,我剛剛退休。那時候,有一位猛龍隊的聾人隊員邀請我帶她跑山,因為這是她人生中夢寐以求的目標。適逢Kim邀請我幫忙為猛龍隊準備比賽,我想了想,便一口答允,一直帶領猛龍越野隊至今。

 

沒有奇蹟 只有累積

帶領遠足活動對我而言可謂駕輕就熟,但指導一群看不見、聽不到的隊員,我卻是「白紙一張」。剛開始,領跑員Morris 開設了一個WhatsApp群組,問誰有興趣參與恒常的行山訓練,沒料到這一問,就吸引了二十多人報名!於是, 我們在2019年4月開始了第一次的猛龍越野隊集訓,每逢週末成員們都會聚首一堂,一直堅持到今天。


一般而言,我會為隊員編定未來幾個月的行山路線,讓他們每星期熟習不同的路線和路況。除了到麥理浩徑操練之外,我們還會走到山頂和赤柱去,看看城市的繁華和海邊的碉堡。受社會運動和疫情影響,我們的訓練曾經被迫暫停。可是,我鼓勵隊員不要停下來,即使在家也要進行體能訓練。因為練習的收穫就是自己的財富,世上從來都「沒有奇蹟、只有累積」。


參與這樣有系統的訓練,大家都非常雀躍,而且越來越投入。猛龍越野隊的WhatsApp群組由最初單向式的活動資訊發佈,到現在組員會主動發問,不時分享有關遠足、跑步的文章,或者是預防受傷的貼士等等,而我也會因應隊員的情況予以個別的指導和鼓勵。


一直以來,我們只要設定了目標,就會全力以赴。而隊員經過一段時間的訓練後,知道自己有能力做得到,自信心也提升了許多。兩年來,猛龍隊已經有22位隊員完成了至少一個100公里越野賽,他們大部分都是越野賽新手,在猛龍的幫助下首次圓夢。其中,還有四位能在一季之內勇奪4×100km的大滿貫。在短短兩個冬季之內,猛龍隊共有50人完成了100公里越野賽,非常厲害。哪怕是疫情期間,長途越野賽都轉為以虛擬賽的形式舉行,他們作賽的那團火不但沒有減弱,反之燒得越發猛烈!作為教練,我真的很為他們驕傲!


彼此支持 共同成長

以前,我總是認為猛龍隊員需要我,多於我需要他們。可是,這兩年來的相處,讓我體會到帶領他們練習並不是只有「我在付出」,而是大家無分彼此、互相砥礪前行。有時我也會跌倒,我也會需要他們的支持。而教練這個任務也就成為了我的生命動力,推動我一路向前,提醒自己不可偷懶,要時常做運動,保持狀態「不跌WATT」。我經常感恩,因為猛龍隊隊員給我的,比我給他們的還要多。


他們雖然缺少了聽力或視力,但上天卻給予他們另一樣天賦——他們有著比健全人士更強烈的韌力和堅毅。他們時刻提醒我要謙卑,不要小覷傷殘人士的能力,也不要標籤他們比健全人士差。其實,他們只是缺乏展現潛能的機會。


「有缺憾,無遺憾」——猛龍隊的每一位隊員都在演繹這句口號。猛龍精神也感染了我,讓我勇敢去嘗試,不計較付出。做人不要等待別人相信自己有能力,而是要主動去證明自己有能力!猛龍一眾的團結一心,令我感動、更令我樂意一直與猛龍同行!


更多最新消息

2021-05-14
捐款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