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龍傳》-猛龍視聽障跑手 蔡浩良

2022-02-15

猛龍視聽障跑手蔡浩良

視聽障跑手蔡浩良:從跑步,覓自信、找自由


自小有聽障的蔡浩良五年前視力急速衰退,一下子失去了工作和婚姻。以為人生就此劃上句號,不料就在最絕望的那天,家中一對跑鞋提醒他:不如試著跑出困境。自此,跑步不但讓他尋回活著的快樂,還引領他創造一次又一次的奇跡。


雙重打擊 憑跑步尋回人生

天生弱聽,加上聽力日漸衰退,令我口齒不清,而遺傳病視網膜色素病變及白內障也令我的視力比常人差。幸運的是我成長於一個充滿愛的家庭,從小到大的生活跟健全人士無異。中學畢業後,我在一家零售集團做品質控制,然後拍拖 、結婚。正當我以為一切會順利過下去,現實給了我一擊。我的工作進度變慢了,視力也漸變模糊。眼科專科醫生診斷我的視力不能再勝任品質控制的工作要求,公司亦沒有其他工作崗位適合我轉調,頃刻之間,我失業了。


失去視力,我只剩下近乎完全失明的右眼,和有3成視力的左眼,再加上嚴重弱聽,多重打擊使我灰心不已。我對至親的人態度變得非常惡劣,最終婚姻也告吹了。失去愛情、失去視力,我問自己:究竟生命還要去到多壞我才會醒覺?


我猛然想起社工問我:做甚麼事能令自己快樂? 看到家中角落的一對跑鞋,腦中閃過一個念頭: 我要跑出去,離開令自己不快樂的地方!全程沒有人作伴、沒有人領跑,我獨自由屯門沿著單車徑跑去元朗,一跑就跑了3個小時! 雖然只是緩步跑,不時要避開單車,更撞上了不知明的物體,但我終於找到了屬於我自己的快樂! 


鼓舞自己 啟發別人

開始跑步後,我接觸到有領跑員的跑步訓練活動。最初被人牽著跑步,既惶恐又沒有方向感,但慢慢適應後,發現有領跑員帶著就不會感到孤軍作戰。兩個月後,我加入了猛龍長跑隊的訓練,每個星期都在斧山道運動場集訓。接受訓練之後,我的體能增強了許多,思維亦比以前積極。原來我可以為自己訂立更高的目標,去鍛練自己的意志。


我是名符其實的「猛龍」,又盲又聾。加入猛龍隊5個月後,我得到機會到澳洲黃金海岸參加馬拉松比賽,雖然沒有太多的心理準備,但我依然決定要挑戰人生的第一場全馬賽事。抵埗澳洲,當地的空氣和景色都令我興奮不已,怎料在賽前一天,我在觀光遊覽時不小心踏空,撞傷了膝蓋!膝蓋紅腫起來,走路時隱隱作痛,要靠別人攙扶。可是,翌日還要跑全馬,怎麼辦? 我當時非常自責,甚至哭了出來…身邊的人都安慰我不要勉強,我只能整晚用冰敷傷患,期望奇蹟出現。


比賽日的清晨起床,膝蓋的痛未見減退。心想「跑得幾多得幾多」,跑到30公里後,雙腳像是不再屬於自己,小腿和大腿都緊繃著。每跑出一步,腳掌觸碰地面的一刻,膝頭就感受到無比的痛楚,但幸得身邊隊友的不斷鼓勵:「還有少少就到終點」,又不斷提醒我路面情況,這些鼓勵最終成為我忍痛跑下去的動力。


臨近終點的兩公里,耳邊傳來觀眾的喝采聲。那是我從未在跑步時聽過的聲音,這喝采聲令我精神振奮,不知從何來的力量,讓我要加速直衝終點!最終我竟然以5小時51分超額完成了首馬,我按捺不住,淚如泉湧。「又盲又聾」不代表沒有能力,我做到了!這份快樂及滿足感,沒有任何東西可比擬。


回港後,我把這場賽事的完賽獎牌送贈給「視聽障人士資源中心」。朋友都有點愕然,怎麼我要把好不容易拿到的獎牌送出來,而不自己好好珍藏?作為視聽障人士,我明白我們所遇到的困難,比視障人士和聽障人士都要多,所以我想讓其他視聽障人士實在地觸摸到這獎牌,讓他們知道有我這位同路人完成了馬拉松賽事,從而得到鼓勵和啟發,證明視聽障人士並非無能,而是有能力的!


有人將人生比喻作馬拉松,這說法未免太過孤獨。我能夠以28小時完成HK100山賽、在30小時內完成樂施毅行者,和大大小小的馬拉松、越野賽和路跑等,除了靠個人的毅力和堅持,還要感恩領跑員、隊友、教練和家人的支持。幸得他們的陪伴,我才實現了看似不可能的夢,成為了一名咖啡師。在猛龍長跑隊裡面,團隊合作從來都是我們的核心價值,能夠順利完成每一場賽事,都必須有領跑員的細心帶領。跑馬拉松給我最大的快樂,就是有一群隊友,結伴同行向目標衝刺。只要積極面對逆境,永遠都可以重新起步!

更多最新消息

2021-05-14
捐款支持